九号胡同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53|回复: 0

[休闲时尚] 那些不想显白的女孩们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4-7 08:37 PM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那些不想显白的女孩们

 张楠 人物  2021-04-07
35.jpg


皮肤像被太阳晒过,注重五官立体,不要娇弱,嘴巴就是要涂成大红。毛蛋形容她们身上有一种自在,张扬又轻松。后来她想明白了,是因为她们非常接受自己的肤色。





文 | 张楠

图片 | cfp




白的焦虑

 

韩剧左右着中国女孩们的脸上涂什么,那是四五年前:皮肤是发着白光,要有一个大卧蚕,眉毛平平的,嘴唇上那一抹颜色,不是《来自星星的你》里的荧光粉,就是《太阳的后裔》里的珊瑚红。

 

彼时毛蛋还是一位在上海念书的研究生,严格按照韩剧里的美人配方,她开始打造自己的脸,但怎么也不对劲:用如今美妆届流行的词,她是黑黄皮,脸涂上BB霜,惨白,像面具,有时甚至会发着灰。嘴上涂上的荧光粉,让自己怎么看都不像「好女人」。

 

那时化妆也是一件复杂的事。在她的家乡一个三线小城,很偶尔能看到一个女孩化着全妆走在街上。她从小就爱打扮,大学里也是文娱委员,对于美抱着极大热情,宿舍里她是第一个学习化妆的人。这种热情背后,她感到是一种对于白的焦虑。

 

毛蛋笑起来眼弯弯,鼻子高挺,五官很协调,唯一只是皮肤黑。从小关于她「黑」的玩笑从来没少过,同学给她取的外号,「黑妹」「黑蛋」。她听着非常难受。「皮肤白就是美女的唯一标准了。」毛蛋感到。

 

5年前打开中国女孩的化妆包,或者去柜台挑选口红,色号永远是那几样,从正红到芭比粉,每一种红都界限分明。粉底最多两款,01号色,02号色。

 

Connie在欧莱雅呆了近十年,负责消费者洞察,她知道这些颜色是怎么进入中国的化妆柜台,如何涂抹到中国女性的脸上。她总结,「千人一面」,是那个时期化妆的特点。

 

「希望每个中国女人拥有一支口红」,是欧莱雅24年前刚进入中国时提出的目标。当时粉底都很少人用,口红因为「一涂就能让气色提升」,最让消费者接受。欧莱雅拥有最全的口红色号,但在当时的中国,无论皮肤偏白还是偏黑,一支普通色号的口红满足了大多数中国女性的需求。

 

此后的十年,中国女性化妆的比例仍然不大。2007年,欧莱雅的一份渗透率调研显示,中国女性者消费从15岁到55岁,用彩妆的大概只有20~30%。

 

彩妆需求的真正爆发,得益于两个看似毫不相关的事件。2013年底,4G网络开始覆盖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。地铁上,餐厅里,中国女孩儿们的智能手机上播放的永远是皮肤白皙、妆容精细的韩剧女主角。彼时,韩剧《想你》、《来自星星的你》从韩国一路火到中国,尹恩惠、全智贤扮演的女主角每一套衣服,每一个口红色号都被网友一一扒出,标出品牌在网络上热烈地传播。被起名为「想你色」、「星你色」的粉色、珊瑚色口红在淘宝上一度卖断货,每个中国女孩唇上都是一抹芭比娃娃一般的粉嫩颜色。但怎么看都和千颂伊涂上不是一回事,「为什么我涂了不显白」?多年后中国女孩才发现,「想你色」不就是现在常吐槽的「死亡芭比粉」。

 

芭比粉是Connie眼里全球化最彻底的一个颜色。这个像火龙果皮的口红色,其实只适合涂在白种人的嘴上,对于黑或黄皮肤都会使得脸色更深。「黄皮更黄,黑皮更黑。」所以它在美妆世界有另外一个称呼,「死亡芭比粉」。但随着美妆集团的国际化征途,它扩张到了世界各地的化妆品柜台。

 

经历过涂着芭比粉的日子,毛蛋有一个想法,尝试拍一些视频发在网上分享,带着跟她一样有「显白焦虑」的女孩去挑选化妆品,雷一个个踩过去,才能找到最适合的。


36.jpg

前几年,很多女孩都有一只「芭比粉」口红。


 

我是黄皮肤

 

中国女孩的化妆知识更替,超乎毛蛋的预料。经历了对韩剧的盲目跟随,豆瓣、微博等社群的讨论中开始出现一些「行话」——黄一白黄二白、冷皮暖皮、深唇色浅唇色……女孩们本着一套科学钻研的精神,探索着一直被忽视的东方人肤色问题,「不要太白,要选择最贴合自己肤色的粉底」,「黄皮肤要选择其中有暖调的口红」……逐渐摆脱「一白遮三丑」的桎梏。

 

犯规棕栗、酒渍莓果、枫糖茶红……这些中文的编排组合,凝练了对于季节、水果、甚至是奶茶的想象,让红色这个大类别,变得更有细节,甚至是直接能映入眼帘。这是美宝莲2021年2月新上市的唇釉颜色名字。如果红色色谱是一个12格的圆盘,可以看到这一系列颜色的指针,会落在一个「红棕橘棕」区隔里。不再有「死亡芭比粉」,也不再有像把橘子直接涂嘴上的颜色。

 

这些颜色的挑选来自一次严密的筹划。中国化妆品行业在经历七八年平淡增长后,在2017年开始爆发,增长率达到21%。2018年达到24%,中国化妆品市场首次超过美国,成为全球最大市场。消费发展史上,每一次新的媒介崛起,都会有一些行业从中受益特别大,而这一波媒介变化,收益最大的就是化妆品。

 

如何打造一支适合中国女孩的口红?过去,品牌通常是由研发中心先开发新色号,再请来消费者、网络意见领袖来使用评价,开发过程中还要考虑到产品稳定性及安全性,这个过程往往长达一到两年,等到发布新品时,颜色可能已经过时了。

 

近年兴起的数字化技术成为这场改变的核心推力,对于想更加了解中国用户的化妆品品牌来说,电商平台的数字工具成为产品研发的重要参考。


2020年11月底,在上海欧莱雅集团办公室,天猫新品创新中心(TMIC)员工晓溪把手机递到Connie面前,里面是一个口红数据库,中国女孩用网上下单的方式投出最喜爱的颜色——红棕色、橘棕色、正红色。

 

Connie通过对中国女性消费者的观察,「提气色」,是她们最大的诉求之一。而这些带着棕调的红色,调和了黄色皮肤的暗沉,让人变得精神。在这个由海量数据划分出的红棕色区隔里,研发人员施展设计想象力,把棕红色系细化到人眼无法识别的粒度,再将中国人的肤色分为8大类,透过算法协助色彩科学家选出的每一个红棕色,都能让中国女孩的肤色显得更亮。

 

37.jpg


其中最难在于,女性对颜色的需求总是随潮流不断变化,发现中国女性真正的需求并不容易。为了做得更精确,TMIC与欧莱雅共同建造了一个「色彩知识库」,由欧莱雅输入核心色彩家族定义的80多个颜色,TMIC团队将集团内所有唇部彩妆产品聚类,结合销售数据与消费者的使用反馈,产出一套彩妆品牌更精确及时的色彩趋势数据,并将已有的80多个颜色扩展到适合中国女孩的2000多个趋势颜色。

 

哪个颜色显白,哪个颜色最好卖,女性消费者用实际行动为更适合自己的颜色投票,逐渐改变了商业与生产的方向。比如,这几年的奶茶特别红,大量色号命名跟奶茶相关,有些就是奶茶的口味,芝芝莓莓、黑糖波波等。此外,国内不少品牌和主播、美妆达人一起合作定制颜色,比如李佳琦、薇娅专属色号等等。

 

一场由消费端发起,大数据连接,品牌商顺势而为的化妆品变革就这样发生了。2021年2月,美宝莲卖出了数万只,「提气色好像是多年不变的一个beauty code,这一次所有的颜色都非常非常中国。」Connie谈到。


38.jpg

「提气色」是女性消费者对口红颜色的最大诉求之一。


不白也是美

 

化妆品的作用,在二战时期曾有一个著名的故事。《口红里的生意经》一文曾写道,1945年4月底,德国北部的贝尔森集中营收到了一批神秘的货物,打开货物箱子里面装满了口红。

 

彼时贝尔森集中营才刚刚解放不到一个月,空气里弥漫着解剖室、伤口化脓、汗水、下水道以及尸体的味道。口红到达后,英军救护车队的戈宁中校曾回忆,那些被长期关押和折磨的犹太女囚犯,有的不穿睡袍地躺在床上,床没有床单,有的肩上只披着毯子走来走去,但她们有一个共同点,嘴唇都涂得绯红。作家兼演说家伊恩·布鲁玛在《零年》谈到,总算有人做了件善事让她们重新变成了人,她们不再是纹在手臂上的号码,她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尊严,是口红把人性还给了她们。

 

当口红之于经济的意义被常常谈起时,口红之于人性,之于女性的意义却常常被忽视。在脱离了「为悦己者容」的他者审视后,口红如何为中国女性的自我塑造提供介质就有了更大的讨论空间。

 

「现在中国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有一个很大的改变。」Connie观察,如今是「一人千面」,女孩们的抽屉里有个七八支口红都是非常正常。让不同皮肤不同性格的中国女性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粉底和口红,是美妆品牌需要进一步考虑的问题。

 

39.jpg
女孩们的抽屉里有个七八支口红都是非常正常。


2019年,明星蕾哈娜自创品牌Fenty Beauty正式入驻天猫,这个在建立之初便主张 「Beauty For All」彩妆理念的品牌,曾一口气推出了 40 种不同色调的粉底,适应不同肤色的消费者,这在其他品牌并不多见。过去,欧美彩妆品牌粉底颜色大多适用于白种人,只有极少数品牌有适合其他人种或肤色的色号,且可供选择的数量远远不如偏白粉底的数量。蕾哈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这一做法是希望让消费者意识到,每个人都值得拥有属于自己的专属色号,不管肤色深浅,都有追求美的权利。

 

什么时候开始觉得「黑」不那么讨厌?对于毛蛋来说,是开始关注欧美博主后。她最喜欢看Kathleen lights的视频,也关注一批黑棕肤色的博主。她发现她们和中国女孩审美不一样,没有被「一白遮三丑」这类话影响,她们对美黑有着天然的向往。

 

皮肤像被太阳晒过,注重五官立体,不要娇弱,嘴巴就是要涂成大红。毛蛋形容她们身上有一种自在,张扬又轻松。后来她想明白了,是因为她们非常接受自己的肤色。

 

公共舆论场内,一场「审美革命」也悄然而至。2018年,《创造101》选手王菊引起热议。最初,是由于王菊「不符合女团标准」的外貌:皮肤黝黑、身材微胖、没有少女感。厌倦了流水线上用「标准」要求来量产的、千人一面的「美」,支持王菊就成为了一种对「标准」的质疑。王菊也曾表达,女性要重塑美的权利。

 

有人评价,王菊的故事是更具时代意义的,她在一个以「白瘦幼」为主要审美取向的节目中脱颖而出,得到网友自发投票,这是近年来第一次在公共意义上对于传统审美的反叛。

 

另一边,国内一些极为小众的美妆群组也在豆瓣上悄然建立——黄黑皮实践指南、橄榄皮互助小组、蜜桃暖粉皮美妆组……「终于找到组织了!」「活了20多年才发现自己不是大众肤色!」,中国女孩儿开始更精确地观察自己,定义自己,并开心地接受自己不是白皮肤这个事实。

 

「变白」的焦虑正在逐渐消减,中国女孩开始认真考虑如何能让黄皮、黄黑皮变得更美,而不是更白。

 

毛蛋也开始试图接受自己脸的颜色,不再要去选显白的粉底。然而打开网络,像是听见了黄黑皮姑娘的许愿,粉底色号也斑斓起来。「黄黑皮粉底色号」「黄皮专用色」,中国女孩们用点击和购买投票,品牌商们则迅速在天猫淘宝等购物平台的商家后台捕捉到这一趋势,一些对此敏感的企业则会在其中寻找需求机会点。

 

2016年,电商以销售护肤品为主,强调试色、体验的彩妆在当时被认为不适合在线上销售,国际大牌一直踌躇不前。雅诗兰黛旗下以色号多著称的MAC率先进驻天猫。

 

天猫美妆总经理Cindy回忆,当时为了这个专业彩妆师背景的品牌,天猫组织了一个达30人的技术团队,进行平台底层产品架构的修改,MAC令人眼花缭乱的200多款口红色号在线上呈现成为可能,也打破了电商不能卖美妆的旧识。随着MAC入驻,更多国际彩妆大牌纷至沓来,贝玲妃、纪梵希、阿玛尼相继入驻,色彩斑斓的口红世界向中国女性打开大门。此后,AR试妆等新技术,也相继在天猫投入应用,科技也成为审美变迁中的温润底色。


国内美妆品牌也不甘落后,完美日记是其中的典型。

 

完美日记相关负责人Matthew谈到,他们去和天猫合作,看这些长尾词的趋势的变化,看到消费者提出个性化的需求,就会在设计产品时考虑进来。为了让黄黑皮女孩不在10多种色号里迷失,完美日记在每款粉底的介绍上,会教消费者快速了解自身肤色色调——素颜并穿黑衣观察面部,脸偏白红,是粉调。偏黄,是黄调。黄黑皮适合黄调。然而黄调下就有6种可供选择,自然偏白、自然色、小麦色等等,依次颜色越来越深,覆盖大多数黄黑皮肤的需求。

 

黄调、粉调,往下更细分黄一白、黄二白,毛蛋的美妆视频里也开始教学,彼时美妆博主行业兴起,大家热衷于科普化妆各种细节。在网上做足功课后,毛蛋的粉底再也没有选错过,健康肤色、小麦色,色号名字都很友好,而在她脸上呈现的是一种完全贴合——「感觉自己皮肤变好了,而不是带着一层面具。」

 

最近这几年,大部分彩妆店都有直播间,消费者习惯在直播间问色号,不外乎我是怎样的皮肤,怎样的颜色适合我。主播在相近肤色的模特脸上试色,选择色号一目了然。然而,VR试妆也让小众肤色更容易选中自己的粉底。在天猫上,魅可、纪梵希、欧莱雅、雅诗兰黛等都上线了虚拟试妆功能。「在直播间被一些颜色打动之后马上来去试试。」

 

在微博、B站上,毛蛋叫「帅你一脸毛蛋」,如今粉丝500多万。众多的美妆博主里,她以自己是黄黑皮作为特色,赢得不少粉丝。今年是毛蛋成为美妆博主的第4年,她越来越感到,自己得到久违的自在,「照片随便拍一拍也很美。」

 

她觉得是从心底到外在接受了自己。她想也把这种审美观传递给了粉丝,「黄的、浅黄的、偏白的、偏黑的,选对自己的色号,做自己就是最自信的。」

 

舆论也越来越看重黄黑皮姑娘们。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2》中吉克隽逸自从2012年《中国好声音》播出后,「黑美人」是大家对她的第一印象,光着脚丫唱歌的姑娘,有人还会调侃她「黑妞」。最近的节目里,发现她肤色的细微变化,从黑到铜黑。很多人在她微博下评论,「很自信」,「美得好自然」。

 

在知乎上,有不少关于黄黑皮的讨论,《黄皮女生可以有多美》的帖子下不少人把自己的照片贴上去,有人称自己是「黑皮肤爆炸头精神小妹儿」,也有人觉得,「黑黄皮有一种磨砂感,拍照的时候更有光泽质感,非常性感高级。」都说黄黑皮口红色号要避开死亡芭比粉,但有人偏认为,「黄皮+艳丽的发色+糖果色的衣服有时会显得色彩斑斓很漂亮呀。」她搭配一个表情包——「懂,我不吃你那一套。」


40.jpg

越来越多的女孩选择更自在地做自己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www.hutong9.net

GMT-5, 2021-4-16 07:12 AM , Processed in 0.049288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