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号胡同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24|回复: 0

[人世间] 拯救大船“长赐号”|谷雨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4-7 12:22 PM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拯救大船“长赐号”|谷雨

 戴汀屿 王雅淇 谷雨实验室-腾讯新闻  2021-04-03
10.jpg

为了拯救大船“长赐号”,一台小小的黄色挖掘机在那儿孤独地挖土。“长赐号”搁浅导致苏伊士运河断航后,陆陆续续造成近500艘船只的拥堵,队伍延伸到80千米外的红海。在这些船上,有几万头等待饲料和淡水投喂的牛羊,也有各个码头所等待的原油、纸浆、咖啡和机械。海事律师的电话里收到了数不清的抱怨,美国航母也被困在地中海。
苏伊士运河是全球化的大动脉,它的拥堵让我们知道了现代生活方式的脆弱。最终,上涨的潮水帮了埃及工人们一把——在当地时间3月29日凌晨,“长赐号”浮起来了。它缓慢地转身、向前行驶,期间晃动了一下,但还好没有再次搁浅。

撰文戴汀屿 王雅淇
 编辑金赫
封面制图邢逸帆
出品腾讯新闻 谷雨工作室


堵住了

 

苏伊士运河终于又通航了。

 

阿里·阿瓦米(Ali Awami)站在自己所属的清泥船“马什胡尔”(Mashhour)上,张着嘴笑,棕色皮肤和针织衫上的橙色条纹在阳光下晒得发光。身后,苏伊士运河的水和天空都是青蓝色,那个刚刚被他和工友们解放的庞然大物——在运河上搁浅了一周的“长赐号”——正缓慢地驶过。

 

阿里·阿瓦米心情很激动,这是他十七年来干成的最大一票。一周以前,他听说一艘货运船堵住了苏伊士运河,心揪起来,但没想到,一转眼,疏浚河道的工作落到了自己头上。老板带着他们几个,戴上安全帽,登上了苏伊士运河上最大的清泥船,钻到巨型货轮身边。那是阿里·阿瓦米第一次看到“长赐号”,货轮的庞大体积让他震惊,宛如俄罗斯方块的彩色集装箱在他的头顶打下一层阴影。

 

那可是个大家伙,而且相当“国际化”。“长赐号”是载运量20000TEU级的集装箱船,全长399.98米,宽58.80米,船员25人,正在从中国驶向荷兰的路上。有人拿它和多国航母对比,发现它比美国的福特号、俄罗斯的库兹涅佐夫号、英国的伊丽莎白女王号都还要长上一截。

 

“长赐号”挂着巴拿马国旗,管理方来自中国台湾,船员是印度籍,但却是日本公司开发布会道歉。它横躺在苏伊士运河上,让很多人摸不着头脑。一个驻开罗记者Vivian Yee的解释或许能解决你的疑惑:“给那些感到困惑的人:一个日本公司拥有这艘船;一个中国台湾公司租用并运转这艘船;一个德国公司监督它;一队印度籍船员行驶它;一面巴拿马国旗在它上方飘扬;一个荷兰救援组织领导的埃及救援队正在打捞它。非常国际化的一艘船,朋友们!”

 

为了把它搞出来,救援人员花了不少心思。在媒体拍摄的图片中,一开始,只能看见一台小小的黄色挖掘机在孤独地工作着。一个有些辛酸但励志的故事开始在网友间传开:那台小小的挖掘机肩负拯救巨轮的重任,疏通苏伊士运河全靠它不停地挖土,尽管它的机械长臂在巨轮面前纤细得仿佛随时会骨折。

 

显然,光靠小小的黄色挖掘机是不够的。


11.jpg

“卡”在了埃及苏伊士运河里的“长赐号”


苏伊士运河上的大风是从3月22日晚间刮起的,风速至少30节,约为56公里/小时。泥沙和石砾被吹上天,弥散在空气里,狭窄的河道上,顺次通行的夜航船行驶在一片浑浊当中。

 

知乎上,一名行驶在苏伊士运河上的中国船员说,他们在当天下午2点就接到了大风预警,但不会想到接下来将发生什么。次日清晨8点,当他所在的船队行驶至一个转弯处,领港突然发来消息:前方“长赐号”货轮出现机械故障。当即,后续船只接到领港指令:Full Astern(全速倒退)。

 

他向后倒了一海里,试图在岸边的缆桩系泊,但三次靠泊失败,“三条拖轮协助耗时四个小时才安全靠泊”。查阅了水文资料和船舶图纸,他发现船只掉头无望,只好返回锚地,开始了漫长的等待。

 

前方究竟出什么事了?

 

站在“丹佛号”甲板上的女工程师JulianneCona拍下了第一张堵船视角的现场图片:前方,船身写有“EVERGREEN”的巨型货轮斜着卡在了运河上,轮船上高高垒起的集装箱把视线也挡住了。她在自己的Instagram上配文:“看来我们要等一小会儿了”。

 

那可不是一小会儿。越来越多的船只开始加入了等待的队伍,陆续前来的油化船、汽车船、散装货船排出长队,而对面南下的船只也只能在运河的湖中抛锚等待南下。两方只能隔船相望。

 

被堵住的还有倒霉的美国航母“艾森豪威尔号”。它不久前还在地中海军演,按照惯例,本应当经苏伊士运河进入阿拉伯海和阿曼湾,谁都知道它又想去搞威慑,但现在只能无奈地在大海中漂泊。

 

很快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。运河两岸村庄的村民们醒来了,有人向着巨轮张望,开始猜测彩色的集装箱中到底装着什么货物;还有人拍下视频并发表感叹:“真是个怪物!”

 

“长赐号”导致的这次大拥堵并非无预兆可循。媒体报道说,“长赐号”船此次事故是因为沙尘暴,风沙遮挡视线,导致了这次搁浅。但是根据后续报道,这或许存在技术或人为的失误。航迹图显示,“长赐号”在最终一头栽入岸边的沙土前,也曾经历过诡异的形迹。

 

有人提到,这不是坏运气第一次找上“长赐号”。德国媒体报道说,2019年2月12日,集装箱船“长赐号”在汉堡-布兰肯内斯与一艘渡轮相撞后,产生了巨大的财产损失。在相关报道的视频资料中,被撞的渡轮甲板上一片狼藉。

 

住在开罗的李明也听说了这个消息,他马上紧张起来,因为他预感,以埃及的工程技术水平,这将是一次很大的危机。李明的一位记者朋友打算前往现场了解情况,但还没靠近,车和证件就被扣留,因为前方的救援并不算顺利,大部分媒体不被允许进入。

 

不过断航带来的景观并不只在搁浅现场能看到。从“长赐号”的搁浅河段一直延伸到苏伊士运河以南80千米的红海之外,沿岸生活的居民也能注意到一些变化,比如一位网友从空无一人红海海滩发来照片:与间隔的沙滩椅相对的,是间隔的大型船只正在排队静候。


12.jpg
3月25日,船只停泊在埃及伊斯梅利亚省的大苦湖上,等待通过苏伊士运河 ©新华社

 



“血栓”

 

等待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

 

对于一些在船上的动物来说,那可能意味着付出生命。在“Omega Star Lab号”上,20000只羊挤在一起,饿着肚皮,有气无力地咩咩叫着。据彭博社统计,类似载有牲畜的船共有14艘,有20万左右的动物被堵在苏伊士运河上,其中13万左右来自罗马尼亚,而大多数船上所储备的饲料只足够它们多撑两三天。

 

除了“Omega Star Lab号”,我们知道的装载动物的货轮还包括:

 

Jersey:从罗马尼亚开往亚喀巴港,船上有15250只羊和200头牛。

Unimar Livestock:西班牙到吉达港,9850只羊。

Dragon:罗马尼亚到亚喀巴港,8300只羊。

 

随大船漂浮在水面上的动物们不禁让人想到诺亚方舟,但与神话故事恰恰相反的是,这次航行对于那些得不到淡水和饲料补给、而且可能滋生疾病的牛羊来说,通向的可能是死亡。

 

在堵塞期间,没有动物死亡率的官方统计,被堵塞的船舶也没有被要求强制报告死亡情况,但动物保护主义者已经坐不住了,他们在相关的报道下和社交媒体上努力发言,试图吸引网友对动物处境的关注。

 

3月27日,埃及农业部出击了,伊斯梅利亚省兽医局的救援组来到运河。这个救援组由三人组成,即流行病学检测部门负责人内文·拉什迪(Nevin Rushdie)博士、预防部门主任哈尼·阿卜杜勒·哈勒格(Hani AbdulKhaleq)博士和兽医局局长哈米德·穆萨(Hamid Musa)博士。他们接连登上四艘轮船,检视动物状况,并派发他们筹备的66吨饲料和药品。

 

这些动物每天要消耗59吨饲料,在三到四天的等待后,大部分食物储备都被耗尽。专家们发现,一片污浊的空气里,饥肠辘辘的动物们倒下了,船上至少有53只动物提前牺牲。

 

这只是断航带来的影响当中的冰山一角。那位亲历断航事件的中国船员将苏伊士运河比作亚欧经济的大动脉,这次事件则是“血栓”。


13.jpg

“长赐号”搁浅在苏伊士运河

 

全世界都在为“长赐号”紧张着,毕竟约12%货运量和约30%的集装箱都要经由苏伊士运河运输,它把一个全球化的世界堵住了。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统计,2020年有近1.9万艘船只通过该运河,平均每天近52艘。对埃及来说,苏伊士运河是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:2020年总收入约为56亿美元。另据德国保险公司安联估计,运河封闭期间埃及一天将会损失1400万到1500万美元,全球贸易一天则会损失约10亿美元。

 

被堵的第一天,原油价格上涨了6%。人们讨论着这次中断亚欧水路货运命脉的事故,到底会变成超市里哪些商品的涨价提示。苏伊士运河还要堵多久?一周,还是两周?这个问题对一些普通人来说则是,要不要去超市囤点抽纸和咖啡?

 

与此同时,不少船只已经选择绕航,转从非洲南端的好望角绕行。这趟15世纪末风格的复古之旅将会使得航程增加一个多星期,造成可观的额外成本。

 

我们联系上了一位埃及海事律师Eslam。每一天,他都在新闻报道和社交媒体上对“长赐号”的复航情况进行实时追踪,不过更直接的原因是,他的一名客户被堵在了运河上,心里烦躁得很,准备起诉“长赐号”的操作员和所属公司。

 

堵塞发生后,他的工作量激增,大多数客户都希望获得一笔赔款,那可不是小数目。但在通航之前,Eslam每天更关心的是,“长赐号”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走?就像另一位在中国的埃及人一样,他们都感到一片巨大的阴影不声不响地靠在苏伊士河岸边,给埃及政府面前摆上了巨大的挑战。

 

 


“感谢超级月亮带来的潮汐”

 

船还在卡着,时间就是金钱,时间就是生命。

 

全世界都着急,但最着急的还是巨轮当头的埃及政府。经过考察和讨论,埃及政府选出了救援方案执行:巨轮吃水深度为15.7米,因此可以用挖掘机在船头周围挖下20米左右深的泥沙,使船浮起,同时用拖船借助潮汐和风向将其推离运河两岸的沙质堤岸,摆正船身。

 

那辆黄色挖掘机率先出马了。它一下一下挖着,浑身沾满泥沙,在重复的工作中不懈努力,为世界挖出一片希望。网友们盯着它“愚公移山”,产生了共情——“巨大的‘长赐号’代表着生活中的困难,那台小挖掘机则代表弱小无助的我”、“当你工作压力很大的时候,想想这台小挖土机”。

 

有人在推特上注册了一个“苏伊士运河挖机小哥”(Guy With The Digger At Suez Canal)的账号,一边调侃着挖机小哥的艰巨工作和巨大压力,一边表示昼夜不停地挖土影响自己的私人生活,还暗示老板加薪,世界各地的网友纷纷赶来给他加油。

 

没人知道这家伙是谁,可能是有人恶搞。很快,他的“老板”(Boss of Guy With The Digger At Suez Canal)、“同事”(Second Guy With The Digger At Suez Canal)、等待拯救的“长赐号”(MS Ever Given)都出现了,甚至“后面的船”(Ship Behind Ever)也加入进来,不断发布着带有连串的惊叹号和红色警报的贴图表情,并无数次带上话题:“#快动动啊(#MOOOOOVE)”。

 

在挖掘机的不懈坚持下,以及专业清泥船和拖拽设备的共同努力下,船下的泥沙终于被清出了16米深。阿里·阿瓦米负责“马什胡尔”清泥船上的操作和设备维护,然而,在最初,当他们挖到16米深时,“长赐号”依旧重心极稳,一动不动。

 

“马什胡尔”在阿拉伯语中是“著名”的意思,这艘清泥船是以1918年4月出生的工程师艾哈迈德·马什胡尔(Ahmad Mashhour)的名字命名的。它在这次救援中的主要工作是清除“长赐号”周围的泥沙,疏通率达到1.7万立方米。

 

根据推特网友John Scott-Railton的分享,“马什胡尔号”清泥船的工作原理是这样的:船身有枢轴支撑,船头则有一个旋转的切割头,可以不停地切割和吸走泥浆;船内部的泵为清泥船提供了持续的动力,清泥船以边对边的形式在淤塞的泥沙中以圆弧形进行着清理。


住在开罗的李明感觉到,周围的埃及老百姓大多数都抱着凑热闹的心态,在网上苦中作乐,但是埃及政府面对的却是货真价实的压力。

 

反对派开始对政府的“无效方案”进行抨击。无奈的埃及政府开始考虑通过卸货减重来达到目的,但是这也面临着困难:一方面,没有合适的设备放置在船边进行这一任务;另一方面,用起重机搬运体积巨大的集装箱也十分困难。并且,搬运货物耗时长,操作复杂,在搬运的过程中可能会因为重量分配不均破坏船体平衡,使其破裂。

 

民众也开始流露出担忧,预期事情可能真的需要两至三周才能解决。正当众人焦头烂额之时,意外的好消息来了:周一,运河水位大涨,“长赐号”因此开始松动。埃及政府趁此机会,在天还没亮时,拖船Baraka和Izzat Adel拽住“长赐号”的头,联合另外几艘拖船拽住船尾,将“长赐号”拔出了泥沙,拖回正轨。

 

终于,在当地时间3月29日凌晨,“长赐号”浮起来了。它缓慢地转身、向前行驶,期间晃动了一下,但还好没有再次搁浅。

 

在整场救援中,埃及在前期派遣了9艘拖船、2艘挖泥船和4台挖掘机,累计挖出了至少两万吨泥沙,主要负责的本次救援的是荷兰Boskalis公司旗下的SMIT打捞公司,在最后一天成功上浮时,共有14艘拖船参与了工作。

 

苏伊士运河得以重新通航,每小时数亿美元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终于暂停了计数。那些在苏伊士运河上停滞了一周、来自南北两个方向的近500艘油化船、汽车船、散装货船,以及他们载运的原油、纸浆、咖啡、机械,还有缺少食物的几万头牛羊,将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协调指挥下南下或北上,继续它们的亚欧之旅。

 

世界畅通了。社交网络上涌动着对埃及工人的赞美,埃及民众也对政府增强了信心。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调侃:我们应该感谢超级月亮带来的潮汐,这是神秘的自然力量。


14.jpg

当地时间2021年3月29日,“长赐号”货轮终于脱困

 



功臣


2021年3月29日,李明睡醒看了早报,他惊喜地发现,凌晨4点多,官方声称巨轮浮起来了。他清楚记得,前一天,埃及政府还困在卸货的难题里,没想到一阵涨潮,事情解决了。他登陆社交软件和朋友分享消息,发现埃及人民都沉浸在自豪的氛围中。

 

海事律师Eslam则从凌晨4点就展开了实时追踪,他在4点42分、5点和5点20分上传了客户发给他的现场视频,搭配多个激动的表情贴纸,告诉网友“长赐号”已经回到了运河中央,“We make it”。

 

在全世界的瞩目下,这艘国际化的货船终于脱险。29日,官方账号“Suez Canal Authority”发表了通航声明,非官方推特账号“MS EverGreen”也用23种语言向来自各国的帮助表达了“谢谢”。

 

在十数艘拖船的带领下,“长赐号”离开了事故现场,来到了运河中段的大苦湖(Great Bitter Lake)。“长赐号”将在这里接受详细的技术状态检查,然后管理方长荣公司(Evergreen)再决定如何处理船上的货物。人们都胆颤心惊地希望它一切顺利。毕竟,世界绝不想再承受一次苏伊士运河的断航了。

 

大苦湖是运河中最宽阔的航段。由于苏伊士运河的的宽度只允许一排船只通过,宽9千米的大苦湖能令过往船只在此排成一行停泊休息,之后再依次通过。这对于全部航程约为14小时的苏伊士运河来说至关重要。此刻停泊在大苦湖的“长赐号”终于得以松一口气,但是却必须呆在原地接受往来所有被拥堵船只的注目礼,这使得“大苦湖”这片苦盐湖的名字也显得格外应景,透露出“长赐号”苦涩的心情。

 

但拥堵带来的“余震”并未结束。当地还面临另一项挑战:解决等待过航的船只拥堵问题。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奥萨马·拉比耶在说发布会上指出,由于“长赐号”事件,在运河南北两端入口和大苦湖内共有422艘船在排队。那名中国船员的货轮也在列,他明显感到从一个码头到另一个码头的时间拉长了。

 

据记录,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周三通航了81艘来自南北两个方向的船只,总负载480万吨。穿越北上的船只数量为42艘,总净负荷为310万吨;从南端而来的39艘船的总负载则为170万吨。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拉比耶强调,运河将继续昼夜不停地通航,以确保所有在等候区或南北入口的船只都能尽快通过,做好接收新船只的准备。

 

这场事故看起来已经要告一段落了。埃及总统顾问马米什向卫星通讯社表示,运河需要约4天时间消除船只拥堵。原油价格在通航当天立刻回落,贸易供应链的各方都松了口气。船员们将要回到忙碌的日常,海事律师则要陷入与航程延期相关的赔偿案件之中。

 

摄影师艾哈迈德·戈马(Ahmed Gomaa)在运河沿岸的小村庄阿布·阿米尔(Abu Amer)抓拍下这样一幕:五位村民正站在运河边上望着不远处已经上浮摆正位置的“长赐号”。其中一位村民向“长赐号”挥手告别——这个大伙计在原本籍籍无名的村落周围待了6天,给这里带来了少有的瞩目和热闹。但苏伊士运河很快要回到往日的秩序中,村民的生活也要重回宁静。


15.jpg

©新华社


断航的危机解除了,参与救援的工人得到了广泛的赞美。阿里·阿瓦米站在“马什胡尔号”上的照片和一张赎罪日战争中渡河工兵的旧照片被拿出对比,几乎相同的姿势展现着相似的激动和喜悦,他的四个孩子看到之后,也为他们的父亲感到深深的骄傲。

 

阿里·阿瓦米开心极了。他和工友们对着镜头一齐欢呼,脱下安全帽,彼此搭着肩跳动,并且纷纷竖起了一根食指,用阿拉伯语喊着:“马什胡尔,第一名!马什胡尔,第一名!”

 

这项阿里·阿瓦米眼中“极为困难”的工作终于成功结束,尽管他们遭受了不少怀疑,甚至自己也不确定结果,但“为了埃及”,还是“义无反顾地去做了”,最终成为了疏通运河的英雄。


他们欢呼的视频在社交网络上刷屏,同时在流传的还有记录“长赐号”开始缓缓通行的影像:“长赐号”沉默地出现在尚未大白的天色中,绿底白字的巨大的“EVERGREEN”标志穿过镜头,四围伴随着轰鸣的汽笛声、鼎沸的欢呼声。拖船甲板上的人们纷纷取出手机,想要记录下这个导致了世纪大拥堵的庞然大物,也记录下这个令举国激动的黎明。



参考资料:

1. Ahram:复盘“长赐号”巨轮在苏伊士运河的搁浅和复航

2. Almanassa:苏伊士运河的紧急任务:拯救被“长赐号”困住的五万只动物

3. Elwatan News:两艘拖船和一艘清泥船,拯救滞留船的英雄:Baraka、Izzat Adel和Mashhour

4. RT News:苏伊士运河通航后,著名照片主人公揭示解决危机的过程

5. Youm7:苏伊士运河通航时著名照片的主人公

6.Bloomberg:在苏伊士:上千只动物被紧紧打包在船上

7.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官网:

https://www.suezcanal.gov.eg/English/Pages/default.aspx

8. Twitter:@SuezDiggerGuy


◦ 李明为化名。李淼然对本文亦有贡献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www.hutong9.net

GMT-5, 2021-4-11 08:16 PM , Processed in 0.056367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