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号胡同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33|回复: 0

[人世间] 《中国人的一天》第3694期:探访武汉集中隔离点:下水道灌药、酒精喷脸消毒

[复制链接]

14万

主题

183

好友

269万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开国元勋 股神 股神 胡同理事会 大资本家 大资本家 水龙王

发表于 2020-2-12 04:29 AM |显示全部楼层








探访武汉集中隔离点:下水道灌药、酒精喷脸消毒
中国人的一天 2020-02-06

这是一个让所有中国人始料未及的春节,武汉人感受尤为深刻。因一场疫情而起的紧张、无措、悲伤、奋斗、驰援和奉献,雕刻了光阴。我们此刻所有的经历和记录,都将成为中国人集体记忆的一部分——本期这一组镜头,来自武汉市东西湖区径河街集中隔离点。

1.jpg
△ 隔离点的医护人员为被隔离者检查身体。


2月2日下午,武汉市发布通告,要求在前期定点隔离和居家隔离基础上,对全市经发热门诊诊断有肺炎症状的发热病人、新冠肺炎患者的密切接触者,由各区送至集中隔离观察点进行医学观察、治疗或采取其他预防措施。

居家隔离的不足和弊端,已无需多言。对许多身处“自我隔离”困局中的武汉市民来说,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。

摄影/长江日报记者 陈卓

编辑/匡匡

2.jpg
隔离点值班的医护人员。


2月3日,长江日报记者对武汉市东西湖区径河街隔离点进行了探访。该隔离点由一家宾馆改造而成,共50个房间,设置有隔离区、半污染区、缓冲区和清洁区四个区域。

3.jpg
隔离点值班的工作人员。


隔离点共有三层,一层为医护人员居住区,二、三层是隔离人员居住区。隔离人员由专门通道进入房间,与医护人员进出通道分开。为了避免交叉感染,每间隔离房都设有单体空调。东西湖区辖12个街道,仅径河街道就有两个隔离点,这一数量还将增加。

4.jpg
医护人员进出通道。


“病人只要从通道走过、在污染区出入口进入一次,都要消毒一次。”现场的工作人员说。

5.jpg
隔离点内部。


隔离房由酒店标间改造而成,配置有床、电视机、电话和简单家具、独立卫生间,接通了电视信号、无线WIFI,被隔离者只需携带个人衣物即可入住。

6.jpg
隔离点医生蔡旭光正在房间查看患者病情。


人员配置方面,该隔离点配有2名医生、2名护士、1名疾控人员和14名来自区内单位、街道社区的防护人员及3名志愿者。蔡旭光今年48岁,是武汉市东西湖区新沟镇街卫生院的医生。新沟镇街位于武汉西北角,属于偏远街道。目前,武汉能抽调的医护已全员上阵,像蔡旭光这样偏远街道卫生院的医生,也被抽调到了重点区域。

7.jpg
隔离点工作人员在开会布置工作。


每层楼设置有值班点,由医护人员24小时值守,可以对隔离者的需求和突发状况进行处理。

8.jpg
隔离区内的值班人员。


2月3日上午,隔离者在社区工作人员陪同下,乘坐指定车辆,陆续到达隔离点。接受隔离的市民中,部分身体并没有出现不适症状,但曾和新冠肺炎患者有过密切接触,此前多在家自行隔离,“家里条件有限,心理压力大,怕连累家人。”

9.jpg
一位被隔离者在医院打完针回来,工作人员对他进行消毒。


隔离者在观测点警戒线外下车,接受登记、检查体温……完成系列流程后,由工作人员通过专用通道,带入隔离房间。

10.jpg
工作人员对接送车辆进行喷洒消毒。


11.jpg
工作人员用高浓度医用酒精对蔡旭光消毒,为减少刺激,他紧闭眼睛。


隔离观察期间,被隔离者不能离开房间,每日三餐由工作人员集中配送,“医护人员和隔离者的伙食都是一样的,他们吃什么,我们就吃什么”。

如需从家里拿东西,可由家属或社区工作人员带来,隔离点接收后,再转交本人。

12.jpg
晚餐时间,工作人员将食物放在隔离房间门口,由患者自取回房间。


每天早上8时、中午12时和晚上6时,工作人员会把饭菜送到房间。每天上午和下午,对隔离者测量体温。观察病情,督促服药。

13.jpg
当日晚餐盒饭,搭配有蔬菜、肉类和酸奶。


工作人员每天对房间消毒两次,并对下水道实行灌药消毒处理。

14.jpg
一名患者被转去定点医院住院,房间和楼道内要进行彻底消毒。


15.jpg
疾控人员对隔离者进行咽试纸采样后进行核酸检测。


16.jpg
疾控人员对样本进行封存。


17.jpg
疾控人员对样本进行封存。


径河隔离点以中老年人居多。对口支援的安徽医疗团队专家组,每天会到隔离点上门问诊、测量体温,对隔离人员进行病情分析诊断,按病症的轻重缓急给出治疗建议。如隔离人员有紧急需要,也可去每一层楼梯门口向医护人员求助。

18.jpg
一位患者找医生看CT片,咨询病情。

隔离点的医护人员,会根据定点医院的嘱咐,安排专车送患者到医院打针领药。

19.jpg
蔡旭光的护目镜上结满了雾珠。


而病情转重的隔离者,也会由专门车辆送往医院。“医院有床位了,你可以转去医院了。”这位老年患者耳背,医生蔡旭光告诉他几次,他表示听不懂,于是蔡旭光把嘴巴凑到了他耳朵旁。

20.jpg

即使这样,老人还是听不懂,蔡旭光只好写字告诉他。

21.jpg

在医生的陪护下,老人离开隔离房间,准备前往医院。

22.jpg

医生搀扶着老人,通过专用通道,离开了隔离大楼。

23.jpg

离开隔离点后,老人乘车前往医院。

24.jpg

工作人员说,设置集中隔离点,是“四个集中”的重要一环,“所谓‘四集中’,就是对确诊患者集中收治、对疑似患者集中隔离、对无法明确排除可能的发热患者集中隔离观察、对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实行集中隔离观察”。

25.jpg
入夜,又一名患者在医院打针检查回来,工作人员在消毒作业。


夜深了,隔离点回归了宁静。

患者们已经睡下,但医护人员的工作并没有结束,他们将在门口彻夜值守。

“来这里之后,几乎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。”蔡旭光露出一丝倦意,“希望疫情早点过去,大家都早点回家。”

他指的“大家”,包括患者,也包括他的伙伴们。

26.jpg
时间已近凌晨,工作人员彻夜值守。


27.jpg
临时办公房内,工作人员做当日情况汇总。


“集中隔离的好处,一是避免将疾病传染给家人,二是减轻那些没有照看能力的家庭的负担。”蔡旭光说。他也坦言,“隔离点只能作为缓冲带,群众最大的呼声是尽快就医”。这更需要医护人员和医疗设施加快到位,以加快患者确诊及确诊后的收治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手机版|www.hutong9.net

GMT-5, 2020-2-21 01:40 AM , Processed in 0.139589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